您當前所在位置: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媒體莞工 > 正文
【南方日報】東莞制造業將深化和香港服務業合作 莞港牽手打造灣區最佳組合

  • 發布單位:
  • 發布時間:2020-01-03
  • 字體大小:  

字號減小字號增

作為東莞市外商投資企業協會的會長,港商連漢森最近一直很忙。自從去年10月與東莞市政府簽下東莞香港中心項目以來,他一直在忙于推動項目盡快開工建設。連漢森告訴記者,在粵港澳大灣區時代,香港的服務業尤其是生產性服務業大有可為。服務業的莞港合作日益重要,希望東莞香港中心可以像一塊磁鐵,吸引香港的服務業進駐東莞,搶占大灣區甚至是全國的龐大市場。

日前,在香港召開的2019年在莞港企升級轉型聯席會議上,如何深化莞港在服務業方面的合作成為與會嘉賓的討論重點。香港中華總商會粵港澳大灣區委員會主席、東莞得利鐘表集團董事長梁偉浩表示,東莞在大灣區建設中,要實現高品質發展,離不開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、研發、物流配送、現代服務等要素。香港的服務加上東莞制造,將是大灣區最佳的錯位搭配,可以實現互利雙贏。

東莞市副市長劉煒也在會上表示,應該從科技、金融、貿易等方面深化合作,全力推動實現合作共贏發展,打造灣區合作“最佳組合”。

對此,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表示,東莞與香港在服務業上的合作,并不會意味著雙方在制造業合作上的減弱,相反應該是加強,對于東莞打造粵港澳大灣區先進制造業中心是一個利好。東莞的長處是發達的制造業,香港的長處是發達的服務業,莞港之間在服務業尤其是生產性服務業的合作,有利于“兩長”變“一長”,形成合力,有利于加速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。

撰文:南方日報記者 戴雙城 葉永茵 見習記者 吳擒虎 薛屏

攝影:南方日報記者 孫俊杰

策劃/統籌:戴雙城

1 莞港服務業合作日趨頻繁

去年12月18日,位于虎門的太平手袋廠陳列館落成啟用。陳列館里擺放的老照片、老機器,屏幕里滾動播放的老員工訪談視頻……讓參觀者進入“時光隧道”,仿佛回到上世紀70年代末的太平手袋廠,重溫當年東莞城市發展一段意義非凡的記憶。

香港一直是東莞經濟道路的“啟蒙者”“領路人”,從港商張子彌在虎門建設了中國第一家“三來一補”企業太平手袋廠開始,香港的資金、技術和營銷渠道,與東莞的勞動力、能源及土地成本等要素相結合,形成了“前店后廠”的合作模式,也打造了莞港合作的1.0時代。在以香港為代表的國際資本帶動下,東莞正式進入了全球經濟鏈條,并逐漸成了舉足輕重的角色。

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后,莞港兩地的合作模式越來越多樣化,向金融服務、服務外包、科技服務、商貿會展等領域不斷延伸,莞港合作進入2.0時代。借助香港強大的服務業,東莞的制造業在轉型升級的道路上越走越遠,并且煥發了新的活力。去年前三季度,東莞在GDP增速、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速和出口總額增速3項關鍵指標均名列珠三角第一位。有不少專家認為,這得益于2008年后東莞的轉型升級。

在粵港澳大灣區的新戰略下,莞港合作之路怎么走?白明表示,在灣區時代,服務業尤其是生產性服務業應該成為莞港合作的重點,而且也充滿了機會。

機會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,香港十大杰出設計師雷葆文就屬于這一類人。

2012年,雷葆文受邀來東莞參觀工廠。在了解東莞制造業的生產現狀后,一個國際創意設計中心的概念立馬在他腦海中浮現。他希望在這里聚集一群國內外的優秀設計師,在中西方不同文化的碰撞下,為東莞的制造業打造兼具國際化和本土特性的品牌。

目前,雷葆文已經為厚街一家家具廠成功打造國際化品牌形象,幫助該廠在國外拓寬市場。如今,雷葆文的設計團隊和客戶遍布全球。在他看來,東莞雖然號稱是世界制造名城,每天都有數量龐大的各種產品發往全球各地,盡管打上“made in dongguan”的標簽,但東莞產品仍然過于低調,在眾多的工廠中,能做出稱得上是品牌的很少。

雷葆文認為,東莞產業的優勢在于產業鏈配套完善,產業間相互配合使得生產成本低,這種優勢是無法被輕易復制的。但如今東莞的名聲還不夠響,如果要擦亮東莞國際化的招牌,必定要打造更多本土的品牌。

“如果說東莞人擅長高效批量制造,那么香港人則更擅長品牌包裝與管理。這也是香港服務業的機會。”雷葆文說。

霍大業則是另一名被機會垂青的港商。他是墨水教育科技(東莞)有限公司的創始人。2016年,他第一次來東莞考察了綜合人才配套、交通網絡及制造成本之后,認為東莞在軟件開發方面有很大的潛力。他說:“當時來東莞只考察了幾天,立馬就決定將原來在香港的開發部門轉移到東莞。”

除了不少從事服務業的港商前來東莞發展外,在東莞本土從事制造業的港商也在積極向服務業轉型。如梁毓偉所在的龍昌玩具,2010年,梁毓偉留學回國,開始帶領父親創立的龍昌集團邁開“從傳統玩具企業跨界轉型教育機器人、商業地產載體”的步伐。其父親梁麟是改革開放初期最早一批來東莞投資建廠的港商。

在東莞從事手表制造達30多年的東莞得利鐘表集團投身到了發展服務業的大潮中。梁偉浩向記者透露,得利鐘表正在打造東莞首個國際鐘表文化產業園,屆時將引進瑞士的鐘表設計師常駐東莞,此外,得利鐘表還和東莞理工學院建設了得利鐘表學院,培養鐘表制造人才。

“屆時,所有的這些資源都會向東莞乃至大灣區的企業敞開,我們引進和培養的人才,其他企業一樣可以聘用,共同推動鐘表產業的發展。”梁偉浩說。

上述情況在東莞并不是孤例。近年來,莞港兩地在服務業上的合作日趨頻繁。數據顯示,2018年東莞共接待香港來莞考察團組42批3308人次,因公赴香港團組34批254人次,共同推動莞港在經貿、教育、會計、金融、醫療、環保、法律服務等領域的交流合作不斷向縱深拓展。

有專家指出,隨著東莞改革開放不斷深入和產業轉型升級步伐不斷加快,東莞經濟進入了高質量發展的新階段,莞港合作已經從制造業及商品流通、批發和零售等傳統服務業,逐漸延伸至金融服務、服務外包、科技服務、商貿會展等現代服務業。有數據顯示,2015-2018年,港資在東莞服務業投資總數為1347宗,投資總額達29.7億美元,占同期港資投資總額的33.9%。

2 莞港服務業合作空間巨大

現代服務業在東莞形成了非常好的發展勢頭。以金融業為例,數據顯示:近幾年東莞全市銀行業機構本外幣各項存款余額每年都以超過1000億元的增量在快速增長。2018年,存貸款余額分別突破1.4萬億元和8000億元。去年前三季度,存款余額達15905億元,同比增長13.2%,貸款余額達9886億元,同比增長23.2%,較年初增速分別排名全省第2位、第1位,保持了非常強勁的增長勢頭。其中,新增制造業貸款占各項新增貸的比重從2018年末的19%大幅提升至去年前三季度的49.1%,說明貸款主要都投向了制造業。全市境內外上市企業達49家,新三板掛牌企業累計總數232家,累計認定上市后備企業215家。

如今,東莞服務業的增長勢頭持續擴大,已形成金融服務、商務服務、信息服務、科技服務等現代服務業為主的發展模式。2018年現代服務業占第三產業比重達60.6%。

但這一切對于東莞來說還遠遠不夠。來自發達國家的經驗表明,全方位打造高品質的城市、產業和生活,離不開高品質現代服務業的有力支撐,而香港現代服務業的良好成長業態和成長態勢,不僅為東莞提供了學習的樣板,更是東莞可吸納的現代服務業的源泉。因此,莞港在服務業上的合作空間巨大。

招引香港現代服務業資本進駐東莞,必將對“灣區都市、品質東莞”形成有力的支撐。

梁偉浩告訴記者,得利鐘表在香港和廣州分別有一個服務商提供會計、法律等服務。在廣州聘請的服務商主要熟悉中國內地的法律要求和準則,而香港的服務商則比較擅長提供符合國際規則的會計、法律等服務,因此經常要往返東莞和香港處理同類業務。如果能吸引香港的服務業來東莞,只需要一個服務商就夠了,可以給企業節約大量的成本。

“東莞在大灣區的建設中,要實現高品質的發展,離不開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、研發、物流配送、現代服務等要素。”梁偉浩說。

得利鐘表是東莞大量企業對香港服務業“求賢若渴”的一個縮影。中山大學自貿區綜合研究院副院長、粵港澳發展研究院教授毛艷華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,現在東莞正在經歷新一輪的發展轉型,進一步地擴大開放,推動營商環境的優化,構建一流的創新生態,集聚各類高端要素。在經歷這樣一個轉型發展階段中,東莞要提升經濟發展的水平和質量,就需要加強與香港在服務業領域的合作。

而且從國際經驗看,全球制造業發展的趨勢都是由單一生產型逐步向“生產+服務”型轉變。發展服務業尤其是現代服務業,已成為很多制造業城市推進經濟轉型的重要戰略選擇。

早在2016年,東莞就出臺了《關于加快發展生產性服務業全面推進產業轉型升級的實施意見》。《意見》提出,到今年,東莞生產性服務業增加值年均增速高于服務業增加值年均增速,占服務業增加值比重達到50%,生產性服務業對經濟增長貢獻率達到25%以上。同時,生產性服務業高端化、集約化、集群化效應將明顯增強,力爭形成2至3個百億元級收入的生產性服務業集聚區。

根據《意見》,東莞將在5年內加大生產性服務業企業培育力度,打造一批具有一定國內國際影響力的服務業龍頭企業和知名品牌,大型骨干工業企業服務收入占總銷售收入平均達到10%以上。鼓勵創新人才和創新團隊發展,招引培養一批生產性服務業高端專業人才。

目前,正在全力打造大灣區先進制造業中心的東莞擁有工業企業17.8萬家,規上工業企業超過1萬家,排名廣東省第一。隨著制造業的不斷升級壯大,東莞對金融、科技、法律等現代服務業的需求越來越強烈。

東莞所需要的恰恰就是香港最擅長的。去年10月10日至11日,在率隊赴香港與嘉里集團、恒基(中國)投資有限公司和新鴻基地產集團等企業負責人座談,開展東莞CBD精準招商工作時,市委書記梁維東就表示,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,離不開高品質的生產性服務業作為支撐,而香港在這方面有著明顯優勢。

在香港,服務業對生產總值的貢獻已超過90%。在科技創新、金融、航運等多個方面都具有獨特優勢。去年5月在香港舉行的“灣區都市、品質東莞”莞港現代服務業對接交流會上,梁維東更是提出東莞打造先進制造業中心,需要引入香港生產性服務業作為支撐;東莞大力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,需要香港的科技人才和科研資源參與;東莞擴大開放、參與“一帶一路”,需要借助香港“超級聯系人”的優勢;東莞全面提升城市品質內涵,需要借助香港在城市規劃建設管理方面的先進經驗。

3 面向大灣區打造“香港中心”

去年5月,“灣區都市、品質東莞”莞港現代服務業對接交流會在香港舉行。交流會上,東莞提出將把金融服務、專業服務、文旅產業、教育醫療等四大領域作為重點領域,全力做好政策和載體承接,推動莞港現代服務業深度合作。

據了解,東莞將重點推動與香港在生產性服務業以及金融、保險等現代服務業規模持續擴大,大力發展檢測、法律、會計、審計、信息等高端現代服務業,進一步把東莞的制造業優勢和香港的服務業優勢充分激發出來,共同構筑配套完善的現代產業體系。

如何才能更有效吸引香港服務業呢?正在加速落地的香港中心或是其中一個重要嘗試。去年10月22日,一家名為大灣區外商投資有限公司的企業與東莞市政府簽約,將在東莞國際商務區建設香港中心,將打造為香港服務業在東莞聚集基地。

大灣區外商投資有限公司的背后是東莞市外商投資企業協會。連漢森告訴記者,按照規劃,香港中心計劃投資40億元,地上建筑面積達145000平方米(不包括地下面積),將建設3棟現代化大廈。

連漢森透露,香港中心將成為香港人才在大灣區的一站式大本營,像磁石一樣吸引各行各業的高端化、國際化的專業人才,服務東莞甚至是大灣區企業,將來希望服務范圍可以擴大到全國。

從2008年金融風暴以來,香港生產力促進局積極加強與東莞市商務局合作,成功協助超過400家的東莞港資企業完成各項升級轉型。香港生產力促進局主席林宣武表示,未來還將繼續深化雙方合作,推動在莞港資企業在制造等方面的轉型。

香港貿發局助理總裁梁國浩則表示,香港與東莞可以加強在科技方面的合作。粵港澳大灣區的創建有助于東莞建立科技創造中心,借助香港企業的高新技術來實現自身的轉型,香港可以把專業的現代服務業帶到東莞,同時香港也可以把“東莞制造”帶到海外市場。

對此,東莞希望以建設廣深港澳科技創新走廊為契機,依托散裂中子源、松山湖材料實驗室等重大平臺,推動香港更多企業、學校、機構參與到這一過程中來,共同提升產業核心競爭力。

在貿易合作方面,2018年以來,東莞先后取得跨境電商、供應鏈創新應用和冷鏈物流三個國家級試點,東莞正以此為契機,加快培育大型進口和供應鏈龍頭企業,擴大跨境電商業務,加快供應鏈新理念、新技術在采購、制造、分銷、零售等領域廣泛應用。香港企業可以主動參與進來,搶抓外貿發展新機遇,補齊供應鏈短板。

東莞多次作出表態,表示將把現代服務業的合作作為新一輪莞港合作的重點,將像改革開放初期對待香港制造業一樣,以高漲的熱情和高效的服務,吸引香港現代服務業到東莞發展。

東莞將牢牢把握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重大機遇,以三地規則銜接為契機加快推動軟環境對接提升,致力打造更多高品質的產業合作項目和載體,為推動莞港現代服務業深度合作創造更大的空間和更好的條件。

廣東省政府參事陳鴻宇表示,東莞應發揮自身地理位置優勢,形成更發達的交通樞紐。在大灣區城市群的“大動脈”打通之時也要加緊疏通城市內部的交通“毛細血管”,為東莞服務業的“血液流動”提供重要支撐。在各要素加速流動的基礎上將香港高端服務人才引流進東莞。

陳鴻宇認為,近五年東莞在生產性服務業和現代服務業方面發展迅速,但在“量”的提高后更應有“質”的提升,未來東莞的服務業應向著高質量發展這個目標邁進。

■對話

東莞市外商投資企業協會會長連漢森:

“香港中心”將補齊東莞服務業短板

日前,就如何深化莞港服務合作的事宜,南方日報記者專訪了東莞市外商投資企業協會會長連漢森。連漢森表示,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加快推進的背景下,莞港兩地在服務業上的合作,將給兩地經濟發展注入新動力,也將為兩地企業帶來新商機。同時,也能帶動制造業向高端高增值方向發展。而“香港中心”的建設,將能更好地深化莞港服務業的合作,補齊東莞在服務業上的短板。

南方日報: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加速推進的背景下,您對接下來的莞港合作怎么看?服務業方面的合作會扮演什么樣的角色?

連漢森:東莞毗鄰香港,香港一直以來都是東莞吸引外商投資的最重要來源地之一。在粵港澳大灣區的背景下,我相信莞港的合作將進一步加強,將香港先進制造業引入粵港澳大灣區其他城市,香港的金融、航空、貿易、科技創新等服務業也將進一步加強,給兩地經濟發展注入新動力,同時也為廣大客商帶來新的商機。

在服務業方面的合作,我覺得香港是扮演著一個“支援”的角色。因為香港政府一直都積極推動經濟發展,在國際金融、航運、貿易中心和國際航空等服務業方面保持著競爭優勢,這也是香港經濟動力的所在,東莞堅持發展先進制造業,并取得一定的基礎和優勢,所以在大灣區政策推動下,莞港兩地的優勢融合,相信能帶動制造業及服務業的發展向高端高增值方向發展。

南方日報:您覺得莞港在服務業方面的合作對港企的升級轉型有哪些意義?

連漢森:現在粵港澳大灣區戰略再次把莞港合作的機遇擴大,相信能夠為投資貿易、金融服務、科技教育、休閑旅游、生態環保、保險等多個領域的港企帶來更大的發展空間,并且能憑借人才、資本、信息、技術等要素的流通,以及區域融通的政策舉措,促進在莞港企傳統產業的轉型升級。

南方日報:您認為莞港在服務業方面的合作應該著重優先哪幾個方面?為什么?

連漢森:莞港在服務業方面的合作,我覺得應該著重優先在融資和科技創新方面,原因在于:

第一,推進“一帶一路”倡議,需要做基建投資,就要融資,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,是做融資最好的地方。近年來,內地越來越多的高科技和新經濟企業走出去,擴大對外投資,在海外建立區域總部。而香港市場靈活的金融工具和融資支持體系,則將為內地企業,尋找海外科技開發伙伴、進行技術合作和全球化布局搭建平臺。

第二,香港科技創新水平對標國際,擁有較雄厚的科技基礎和高技術的科技人才,而且本屆香港特區政府對創新科技的發展高度重視,東莞作為世界制造業名城,擁有眾多先進的制造業企業和完善的產業鏈,能夠與香港互補優勢,實現“香港科研+東莞生產”,吸引更多香港科研機構、生產性服務業和高端服務業進駐,讓產品落地“一條龍”,真正將科研成果轉化為成品銷往國內外,相信能為東莞先進制造業帶來無限發展前景,讓香港和東莞成為最佳“拍檔”。

南方日報:為何會考慮在東莞國際商務區建設“香港中心”?

連漢森: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機遇下,東莞籌建“香港中心”,相信能更好推動莞港合作,創新外資利用新模式新業態,更好地補齊東莞生產性服務業的短板。

據了解,東莞近六成的外資來源香港,而東莞市外商投資企業協會會員企業八成是港資企業,如果能加強莞港的合作,抱團在莞港企,相信不僅能促進在莞港企的轉型升級,而且能進一步促進兩地融合發展。在這樣的背景下,“香港中心”就誕生了。

南方日報:您認為“香港中心”的建設在推動莞港在服務業合作方面扮演什么樣的角色?

連漢森:“香港中心”不僅服務東莞的港企,還服務粵港澳大灣區的港企,甚至為全國的香港企業提供服務。東莞市外商投資企業協會擁有深厚的香港人脈等資源和渠道,熟悉東莞地方、政府和社會各種情況。所以,建設“香港中心”,能夠更好地對接香港資源,不僅有助服務在莞港企,而且能夠有效提升東莞的服務業水平。

“香港中心”定位方面,以集商務、商業、文化、居住、教育、醫療于一體,全方位營造理想環境,成為香港人才在大灣區的一站式大本營,像磁鐵一樣吸引各行各業的香港專才,為港澳青年創業提供支持,當中包括居住、商業配套齊全,以及留住人才。

我們希望可以借助香港中心推動莞港合作,服務大灣區乃至全國的企業,以磁吸效應吸引更多的香港、澳門的年輕人來到“香港中心”,希望各方合力打造好“香港中心”這個平臺。

南方日報:如果要大力推進莞港在服務業方面的合作,您對東莞有什么建議?

連漢森:東莞要在推進莞港服務業合作上做更多努力。一方面,東莞要加快金融、保險、個人服務行業開放步伐,提升金融在科技創新、成果轉化、轉型升級等方面的支撐力。另一方面,為東莞企業提供了解香港服務業的資信或交流平臺,促進香港服務業在莞的發展,以便更好地提高東莞服務業的水平。

中山大學自貿區綜合研究院副院長、粵港澳發展研究院教授毛艷華:

強強聯合推動東莞先進制造實現新突破

南方日報:之前的莞港合作主要是以制造業為主,現在重點轉向服務業,您怎么看待這種轉變?

毛艷華:過去東莞產業升級過程中,也有大量的香港服務業來到東莞,雙方的合作有一定基礎。現在東莞正在經歷新一輪的發展轉型,進一步地擴大開放,推動營商環境優化,構建一流的創新生態,集聚各類高端要素。在經歷這樣一個轉型發展階段中,東莞要提升經濟發展的水平和質量,就需要加強與香港在服務業領域的合作。莞港合作領域的轉變,可以從兩個層次來認識。

一是在國家政策和外部環境層面。現在國家制定了時間表,要加快金融、保險、文化、教育、醫療等服務業領域的開放。在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背景下,珠三角各市都在加大與港澳的合作。香港是全球先進服務業的集聚中心,在金融、保險、專業服務等方面,形成了具有國際先進性的價值鏈,正在加快進入珠三角經濟發達城市。

二是在東莞自身轉型發展層面。東莞也在推動產業轉型升級,實現高質量發展。東莞的制造業基礎雄厚,制造業正在向高端化、數字化、智能化方向發展。這種需求促進了東莞和香港的合作重心從制造業向服務業轉移。

南方日報:莞港在服務業尤其是生產性服務業的合作有哪些意義?將如何促進東莞打造大灣區先進制造業中心?

毛艷華:這要結合兩個關鍵詞來理解,一是先進制造,二是全球競爭力。首先,東莞有自己的發展優勢,例如以電子信息、智能裝備、生物醫藥等為特色的制造業,形成了東莞的發展優勢。而傳統制造業向先進制造業轉型,核心是要緊扣產業的“三化”:數字化、智能化、服務化,這也是東莞下一步產業轉型的方向。圍繞這“三化”,東莞的制造業基礎加上香港的生產性服務業賦能,就能實現強強聯合,推動東莞的戰略性新興產業獲得更加快速的發展。

從另一方面來看,東莞打造大灣區先進制造業中心,需要提高在全球的產業競爭力。香港的生產性服務業在全球具有非常高的知名度,通過香港和東莞的合作,能夠取得一些關鍵環節技術創新的突破,補齊東莞原來產業鏈條和技術創新中的短板,從而提升東莞制造業在全球的產業競爭力,助推東莞先進制造取得新突破。

南方日報:莞港如果進行服務業合作,哪些方面應該成為重點?

毛艷華:香港和東莞的服務業合作,要遵循循序漸進、由淺入深的原則。要綜合考慮東莞經濟社會發展的需求,以及香港服務業融入東莞的難易程度,找到突破口。在起始階段,可以先從金融業入手。在國家金融業開放的大背景下,東莞金融業還可以加快開放發展步伐,包括消費金融、科技金融、創投等,這也是東莞制造業企業的剛性需求,同時香港服務業融入東莞的難度較低。

其次是生產性服務業,例如設計、媒體、法律服務,以及一些專業行業領域的服務等,與東莞制造業需求和經濟發展緊密結合、相融共生。在廣泛合作的基礎上,雙方的合作可以向新興服務業領域延伸,例如跨境電商等新業態,可以作為將來合作的重點。

最后,可以將合作拓展到社會服務領域,包括醫療、教育等民生保障領域,進一步拓展合作領域、深化合作成效。

南方日報:目前,港商準備在東莞建設“香港中心”,吸引香港服務業進駐,您覺得“香港中心”對東莞助力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有哪些意義?“香港中心”的服務業能否輻射到整個大灣區?

毛艷華:首先,從全球來看,各個先進發達地區都在建設各類創新中心、服務中心。希望通過建立這種平臺和中心,吸引高端資源,凝聚創新和服務能力。香港是全球非常重要的服務中心,就像一個窗口,在吸引資源、創新業態、提升服務能力等方面,進行著引領全球的創新和嘗試。

如果東莞的“香港中心”能夠建成,其對于東莞的意義是非常重大的,不僅將更好地服務于東莞自身的發展,還將進一步帶動輻射整個大灣區,尤其是珠三角各市服務業的能級提升。需要指出的是,“香港中心”的建設,能夠將過去東莞很難吸引的全球優質服務業資源引入到東莞,這對于東莞進一步優化營商環境、建設高水平的創新業態、提升服務業國際化水平都非常有價值。這種更高水平更高層次的合作,也是粵港澳大灣區謀求全球開放合作的新趨勢。

記者:戴雙城 葉永茵

見習記者:吳擒虎 薛屏

原載于《南方日報》2020年1月3日DC01版

原文鏈接

網站導航 | 網上投票 | 聯系我們 | ENGLISH |

   東莞理工學院 Copyright?2013 Donggua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All Rights Reserved. 粵ICP備05008829號

东方6+1走势图带连线